浅谈《命令与征服》游戏封面的演变!

只要游戏龄稍微长一些的玩家,就应该能记起在1995年前后,市面上的游戏包装封面大多都是“游戏主角”风格,这种风格一般都是将游戏中主要的人物或道具或场景堆砌在游戏包装之上,另外一种常见的风格,就是比较抽象的,在单色调的游戏封面上有一个简单的符号或者某种道具。一般来说,就像一盘经过精雕细琢的彩色拼盘一样,设计优秀的游戏包装封面,总是能激发玩家很强的购买欲。我不是一个特别喜欢战争游戏的玩家,记得在1995年的某一天,当我走进了联邦软件店时,立刻就被一款游戏作品的包装吸引住了,这是一名冷酷战士的头像,背景是完全阴暗的灰色色调,可是在这名战士的护目镜上却映衬出熊熊的战火,包装的顶部是金色的字体《Command & Conquer》,这种将冷酷和热血沸腾的战争要素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封面设计,让我开始关注这部游戏,那个时候除了逐渐开始接受即时战略这种崭新的游戏模式以及看到了《家用电脑与游戏机》上天花乱坠的形容这部称为《沙丘魔堡三代》的游戏作品的介绍外,购买这部作品很大程度上是一下子被游戏的封面设计所吸引。日后,这种“大头照”风格就逐渐成为westwood的命令与征服游戏招牌式的设计。


其实当westwood完成《沙丘2:王朝的建立》时,游戏的包装还是一名福里曼战士,远方的背景是一排风力发电站的设计,而3年后,westwood推出的《命令与征服:泰伯利亚的黎明》突然使用了一种不同以往的设计理念,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其实从有电脑游戏那一天开始,主流的一种游戏类型就是军事战争,只不过是用回合或者战棋的模式加以描述,那时汤姆.克兰西的很多军事小说被改编成游戏,那些战争游戏的封面一般都是战斗机、坦克或者潜艇,这几乎成了当时战争游戏的经典包装风格,当westwood完成了公司历史上第二部即时战略游戏《命令与征服》的开发工作后,为了确保这种崭新游戏类型能够被大家所关注和接受,westwood总裁斯帕里否定了使用现实武器作为封面的建议,“因为那会使玩家认为《命令与征服》同市面上的回合军事策略游戏没有什么不同”,那么究竟采用什么样的设计呢?当时Joe Kucan和图形图像部门的员工都希望使用过场动画中出现的CG场景或者人物,westwood的合伙人卡斯通也很赞成这个看法,但是斯帕里认为这样的包装设计过于复杂混乱,不能直观的传递给玩家这部游戏的特色。最终是一位游戏测试人员提醒了斯帕里,那时一次公司内部的联欢,一位游戏测试人员穿着GDI士兵的衣服出现在大家面前,当时灯光很暗,大家都认为真是一名士兵从天而降。于是灰暗的色调加上一张冷酷士兵的脸,成为了《命令与征服》游戏的包装封面,这是一个很酷的点子,同时也为当时的游戏封面设计开辟了一种新的思路。


从《命令与征服1》开始,westwood的游戏包装封面延续了这种“单独士兵头像”的风格,在《命令与征服1》发布的合集中,更是将这种士兵头像的风格发挥到了极至,大家可以看看左侧的图像,这就是命令与征服的合集封面,左侧的是《命令与征服》PS版,中间的是《命令与征服1》,右侧的是《命令与征服1:隐秘行动》,而且一看就知道这三个头像完全相同,除了他们护目镜中反映的场景有所不同,这些场景还是比较有代表意义的,在左侧头像的护目镜中是凯恩神殿的镜头,因为PS版本中的《命令与征服》结局使用了不同的动画,而中间的护目镜中的景象是经典的了望塔被摧毁的镜头,右侧的景象,就是在资料片《隐秘行动》中出场率很高的火焰坦克。




《命令与征服1》之后,westwood推出了《红色警报1》,不过很可惜,游戏一开始销售的包装封面颠覆了过去经典的“头像”风格,而采用了雷达视角中坦克被摧毁的镜头作为封面,尽管这部游戏一举成为当时即时战略游戏的霸主,但是它的封面无疑是平庸的,也许是westwood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尽管为了保持封面风格的一致,《红色警报1》的两部资料片也采用了类似的风格,但是westwood依然在晚些时候推出了封面经过重新设计的《红色警报1》,即便是去年EA发布的EA经典游戏回顾,也采用了头像风格的《红色警报1》包装封面,可见这种设计思想已经深入人心。左侧图像中那个佩带绿色护目镜的士兵就是后来《红色警报1》的封面。接下来,westwood发布了包含《命令与征服》和《红色警报》的大合集《世界大战》,这套游戏合集的包装同命令与征服1的合集相比,显得更加紧凑,游戏的主体为一位士兵的头像,他的两片护目镜上则分别显示了《命令与征服》和《红色警报》的封面人物。





1999年,万众期待的《泰伯利亚之日》上市了,这一次游戏包装封面的设计将westwood“士兵头像”风格推上了顶峰,这部作品的背景变成了乌云密布但又透着金黄色光晕的天空,封面的主体依然是一位士兵的头像,但是士兵的装备,尤其是头盔变得更加高科技,这样的设计不仅符合游戏的未来背景,金黄色的色调让这部游戏显得非常大气。1999年底,westwood推出了《泰伯利亚之日》及其资料片《烈火风暴》的合集,尽管依旧秉承了原来的设计思路,但是这款合集的封面设计却令人失望,游戏中出现的两个头像除了色调一亮一暗外,其他内容完全一样,并没有很好的展现《烈焰风暴》以电脑CabaL为主角的故事剧情。如果说命令与征服游戏包装封面颜色趋于暗色调,那么《红色警报》封面的主色调无疑就是红色,在2000年发布的《红色警报2》游戏封面上,背景的构图第一次变得复杂起来,既有受到攻击的世贸大楼,还有高大的自由女神像,主体的人物是一位苏军的士兵,这一设计很好的配合了游戏苏联进攻美国的故事背景,红色的背景、遭遇袭击的世贸大楼以及苏联士兵护目镜中飘扬的美国国旗,一气呵成,让人感觉整体封面设计非常精美。不过随着911事件的爆发,westwood在游戏包装封面背景中出现的世贸大楼被袭击的镜头立刻变得敏感起来,甚至全美的超市都将货架上的《红色警报2》拿了下来,尽管这一切纯属巧合,但也从侧面反映出游戏封面的设计足以或多或少的影响到游戏本身,不得已westwood修改了游戏的背景,去除了世贸大楼的场景。


以《红色警报2》为终点,westwood游戏包装封面进行了新的一次尝试,愈发注重品牌价值的westwood,不再将普通的士兵头像作为封面的主体,而是改为游戏中知名的角色,在《红色警报2:尤里的复仇》中,尤里成为了游戏封面的主角,在其后的合集中,westwood再一次采用了将红色警报2封面和《尤里的复仇》封面相结合的设计思路,其后发行的动作射击游戏《命令与征服:叛逆者》同样是以游戏的主人公Havoc作为包装封面的主角。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是,在《命令与征服1》、《红色警报1》、《泰伯利亚之日》、《红色警报2》中游戏包装封面上的人物全部都带有护目镜,有时候两只眼睛都有,比如命令与征服1,有时候只有一只眼睛戴有护目镜,比如红色警报1和2,而从尤里开始,westwood设计的封面人物远离了护目镜。即便是有护目镜的Havoc,也没有把他们戴在眼睛上。



随着westwood的被合并,westwood一贯的游戏包装封面设计思路也被颠覆了,在《命令与征服:将军》中,游戏的包装封面一共设计了四种类型,第一种就是美国、中国、全球解放军三位将军同时出现的游戏封面上,封面的下部就是行进中的坦克、飞机和士兵,其他的三种类型都是分别以中国、美国和全球解放军的将军为主。应该说,这样的封面设计虽然复杂,但是仍然贴近于游戏的主题,但是随着《命令与征服:将军》的资料片《绝命时刻》的发售,我们惊讶的发现,游戏的包装封面变成了一艘受到攻击的航空母舰,这样的封面设计虽然动感十足,但是同游戏的主题或者新增特性毫无关系,《绝命时刻》最大的买点“将军挑战模式”在这里没有任何描述,而且游戏中也没有出现可操作的可建造的海军单位,因此这个封面设计堪称《命令与征服》有史以来第二差的设计!什么?你问第一差的设计是什么?也许是一种巧合,最差封面设计也是《命令与征服》历史上最差的游戏:《命令与征服:最后的幸存者》,他的封面上是一辆耀武扬威的坦克,至少从封面上看,不会给人一点“最后幸存者”的感觉!


[本日志由 underlu 于 2009-03-30 01:15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旧网站新闻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旧新闻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